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叶蓝】《许个愿吧!小蓝》(1)(架空古代paro)

感觉这是上学期写的文了,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发到lof的一天,真的打算出本?

艾-月落天白:

这里是辣鸡画手艾强行写的一篇文_(:зゝ∠)_


才不会说原定是蓝叶因为垃圾作者实在写不下去才改成叶蓝


人物ooc我的锅我的锅orz


后期会有车?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QAQ


有时间会画配图!


那么,以下ww


—————————————————————————————


 


    许个愿吧!小蓝(1)


—25—


    日薄西山,又一年的除夕夜即将来临了。


街道上巷子里到处都是玩疯了的孩童,这新旧交替的时刻是他们一年中最欢乐的时光。地上铺满了暗红的爆竹纸屑,行路人走过,飞扬起一地红花 。远走的游子在这一天赶回家中与亲人团聚,忙碌的商户也在这一天暂停了经营享受儿孙之福。而蓝雨庙前的长街却千灯连昼,热闹得紧。盛大的庙会集市在此时开展起来。人群熙攘,万人空巷,小贩卖力的吆喝声与女子孩童的嬉笑声即便隔了两条街也依旧清晰地传到了北街许府每一个人的耳中。


许府的小丫鬟永荷刚收拾完杂物间的物什走出房门,便看到自家公子站在府门前,望着蓝雨街那片温暖的红光怔怔出神。


“公子!您回来了!”


许久不见蓝河归来的少女欣喜出声,之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坏了规矩连忙捂住了嘴。


蓝河这才回过神来,转过身望向身后有些尴尬和紧张的小丫鬟,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嗯,回来了。”


永荷的心跳猛然加快了些,脸上一片臊热。


许久未见,蓝河公子还是那么美丽温柔啊。


一阵寒风拂过,她脸上的热度这才降了些许。粗线条的小丫头这才发觉蓝河身上只着了件有些单薄的靛蓝外袍,便急忙冲进里屋取了件天青色的狐裘披风给蓝河披上,略略心疼道:“公子平日也不知爱惜自己,那么冷的天也不加件衣服。奴婢记得去年除夕公子也是这个样子在后院吹了一晚上的寒风,大病的那几日您都忘了吗?”


看见少女轻拢在自己领口的双手,蓝河似是怔了怔,即刻又恢复过来。他水蓝的眸子被霞光笼上一层温暖的淡红,唇角的弧线优美而又温和,迷惑了小丫鬟的眼:“记得,那几日真是麻烦你了。”


望着蓝河渐渐走远的身影,永荷痴了般立在原地。另一名丫鬟永葵路过,看她这似着了魔怔的模样,不禁开口揶揄道:“阿荷,公子回来了?”


永荷这才回过神来,脸颊迅速浮上了羞恼的薄红:“别乱说。”


“我可还没说什么呢~”永葵微笑,见永荷有了发作的迹象这才闭了嘴。


良久后,永荷才喃喃道:“阿葵你说,许公子长得那么好看,人也那么好,25岁就当上了吏部尚书,为什么还是没有一妻一妾呢?”


“我也奇怪着呢。”永葵理了理挽在手臂上的衣物,“前几日我经过老爷书房时,听见公子与他吵了一架。这些年公子未纳一妻一妾,连通房丫头都没有,早就惹得老爷不快了,但公子还是坚持不肯娶妻。你说公子他不会……”


小丫鬟的语气上勾,脸上的表情也微妙了起来。


“乱想什么呢你!!”


落日已被群山隐没,天边只有几朵火烧云苟延残喘着迟迟不肯褪去那几缕残霞。天色已转为瑰丽的艳紫,并逐渐灰败了下去。


蓝发的青年静静地坐在庭院中那株白蜡梅下,发间早已落了几片素白的花瓣。可青年却不甚在意,只是将目光执拗地望向西边天空那些许微弱的光亮。他水蓝的瞳孔似古井般毫无波澜映着微弱的光芒,可藏在披风下的纤长手指却已紧紧地攥成了拳,微微颤抖着。


这是,第二十五个除夕了。


你依旧……不来么?


最后一缕霞光也被黑暗吞噬。


青年眸中的微光也随之熄灭。


他垂下了头,细软的长发倾泻而下,冰蓝的颜色在夜幕中更贴近灰白。


骗子。


 


—11—


世人皆知,荣耀王朝的丞相许敬庭的小儿子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娇弱得很。


世人皆不知,这是因为丞相痛失爱妻与长子后,成日疑神疑鬼而给小儿子定下了过于严苛的规矩。


不准出门,不准胡闹,每日跟先生识字,习武,学习待人处事,甚至每日的饮食都要经过下人的试毒,院子里潜伏着三个影卫时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奶娘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少年年仅十一岁就不似其他孩童爱玩爱闹,待人谦恭有礼,气度沉稳,有些欣慰也有些心疼。


要不是夫人和大公子被那忘恩负义的门客所害,小公子何必遭那么大的罪,连孩童应有的生活都过不上?


可蓝河却总是温和地笑笑,稚嫩的声音吐出与年龄不符的体贴话语来:“我知道父亲这么做是为了栽培我保护我,阿河亦不可辜负其一番苦心。”


奶娘也只有叹气的份儿。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小少年紧紧缩成一团的睡姿才些微暴露出他隐藏在内极深的寂寞。终究,他仍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啊。


这是蓝河过的,第十一个除夕。


用完晚膳,蓝河回到院子里,安静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望着远处的天空。暗蓝的天幕沉沉地倾压下来,太阳被夜色推至西山。许丞相参加了宫内的晚宴并未归来,丫鬟婆子小厮们也均被蓝河摒退至门外。高墙外闪烁着焰火明明暗暗的火光,爆竹的噼啪声与孩童的打闹嬉笑声隐隐地传来,而墙内却是一片死寂,只有梁间那几盏明红的灯笼带来些许的暖光。小少年默默俯下身,将脑袋深深地埋进臂弯中。


最后一抹天光消失在天际。


“哟,小公子一个人啊,不寂寞么?”


忽然,年轻男子的调笑声在小院内响起,蓝河警觉地站起身来。


“谁?”


“呵呵……”


这次蓝河听出来了。他猛然转身,抬起头,看见一团黑乎乎的身影坐在屋顶上,有一点火星忽闪着明明暗暗的光。


怎么有人潜入许府了,影卫呢?!


蓝河四处张望着。


房顶的人似是看出了他的疑问,又是轻笑了声,懒洋洋地说道:“别找了,那三个小侍卫现在睡得比猪还死呢。”


这人的实力,不可小觑。


蓝河不动声色地调节好自己因惊异而变得不稳的呼吸,沉下心来开口道:“阁下贸然来访,所为何事?不妨当面商谈。”


火星晃动了几圈,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孩子那么老成作甚?年纪轻轻就和我爹一个德行……罢了罢了,你家这瓦也硌得慌,我下来了。”


哪有人爬人家屋顶还嫌人家屋瓦太硬的道理?蓝河正默然,直觉面上一股凉风拂过,眨眼间,那人便立在了他的面前,冰凉的布料拂过他的鼻尖。


好快!蓝河心下一惊,又发觉两人距离贴得过近,不由得退后数步。


这人长得挺高,年幼的蓝河只到他的腰际。借着檐角灯笼的光,蓝河算是看清了来人的样貌。这是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子,端得是一副好皮相,可双眸却是懒洋洋地眯起,似笑非笑的模样。一头黑色长发并没有束起,尽数被他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一小节乌木的长棍穿过发丝从他右肩后显露出来,蓝河定睛一看,却发现那是把长伞的伞柄。男子身着玄色的及地长袍,外面却不甚齐整地随意套了件绛红的锦袍,一边的领口甚至没有拉好,直直滑落下肩膀,看得蓝河很是难受。而之前蓝河注意到的那点火星,却是男子手中随意把玩的一支鎏金长烟杆中点燃的烟草所发出的光。


……哪有人打扮成这样来行不轨之事的?蓝河正努力将眼前这人与书上所写的黑衣蒙面的刺客诡盗联系起来,却觉一股寒风吹过,周遭树叶沙沙地响,而男子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竟露出一枚鲜红的纹章来,翻飞的锦袍上也有金色的龙形暗纹流淌而过。


蓝河心中巨震,他不禁脱口而出:“你怎敢如此大逆不道?!龙纹只有当朝天子才可使用,这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男子怔了怔,好些时候才反应过来,笑道:“小公子资质不错嘛,能看见这些个纹路。不过……”


细长的烟杆在指间轻巧地打了个旋儿,男子脸上的笑容愈发肆意起来,一股无形的气场随之四下蔓延,令蓝河有些心悸:“本尊若是不配使用龙纹,这天底下还有何人有这资格?”


男子的长发与衣袂无风却翻飞起来,眯起的瞳仁中竟透出隐隐的红。


蓝河再也端不住脸上的平静,他颤抖着声线急急问道:“你究竟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


与之相反,男子不紧不慢地理了理衣角,这才开口自我介绍道:“吾乃八荒第一龙神,叶修,是来报五百年前在小公子这承的恩情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5 )
  1. 方椹月落天白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这是上学期写的文了,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发到lof的一天,真的打算出本?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