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Verdant(3)

黄叶纷纷扬扬随风落入院中,落得满地斑驳,观外的树木大多已露出光秃的枝干,漆白的枝条交错相接,延伸向西边的天空。王杰希本在照常洒扫,忽地抬起头来,看向庭中的香坛,就见那本该直升的一线烟变得弯折。

又有人来了。

许是来了两次的方士谦吧,他再一次打乱了星辰山下的阵法,叫自己又有一段日子可以忙活。想到这,终日不苟言笑的道士竟也笑了起来,笑意浅浅,染上眼角眉梢,使他添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而未待他敛容,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令他心里一惊。王杰希几乎是夺门而出的,他预备着即使破遍整座山的阵,也要把方士谦找出来,救下来。

林间的落叶已厚厚堆积了一地,踩上去便发出簌簌的声响,他的脚步轻灵,自己脚下的声响自是几不可闻,可是入耳的却是一阵凌乱嘈杂的声音。王杰希自觉今日如若再往前,或许将难免一场鏖战,灭绝星辰亦将从此染上鲜血,但他仍是向前,巡声而去。这自然不会是方士谦,但自己若能与之交战,或许便能为他赢得一线生机。

于是他携灭绝星辰毫无畏惧,以一敌众,雪白的拂尘似针似剑似长枪似罗网,最终将众人压制于林中,剩下遍地伏尸。有鲜血汩汩流至脚边,将他道靴染红,将脚下的地也染成红色,而他只是站在其中,神情淡漠,垂下的手里,灭绝星辰的尖梢亦滴下点点血迹。

林间不再有声响,只有落叶间或随风落下,最初的血腥气早已被这一场斗争的鲜血所遮盖。王杰希转身,徐徐走向道观,他身形有些颤抖,仿佛也已用尽了所有气力。这些人都身着玄色军服,佩剑身法皆非俗物,这方士谦,大抵是已经直接惹上朝廷了。

方士谦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他眼前,一手支头,好整以暇地坐在庭前石桌边看他,那模样竟让从来温和的道士恨不得再打他一顿。
他一开口,就说:“请杰希出山,助我魏军一臂之力,还天下百姓江山太平。”

王杰希顿觉这是一场方士谦精心准备的戏,赌自己会出手相助,开了杀戒便再难回头。他气得呼吸都有些急促,正欲离开,却听见方士谦猛然间咳嗽了几声,再看时,他嘴角便淌下了鲜血。他顿时方寸大乱,又急又气,独自生活这许多年,从不知道人是这样狡猾又脆弱,愚蠢且固执。几步冲上去扶住那颤悠悠即将倒下的方士谦,他抿紧下唇,抿得唇色泛紫,终是把伤者带到屋内疗伤。

一碰到床,方士谦就彻底昏了过去。

待到方士谦醒来,见到王杰希所说的第一句话仍是:“杰希可愿出山?”王杰希彼时正端了煎好的药走进屋里,见他醒来本是欣喜,听到问话,脸色霎时冷了下去。

“生死有命,世道无常,贫道无能。”

方士谦执着地看着他,王杰希则索性闭眼不去理会,僵持许久,床上的人突然翻身下床,愤愤行至他身前,略有些咬牙切齿:“多谢道友救命之恩,方某就此告别。”

他身上绷带缠绕数圈,行动实为不便,却还是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前,不再回头。

王杰希在房内站了很久,直到碗中的药彻底凉了,才转身走出去,将整碗药汤泼到矮篱里的药草地里。

评论 ( 1 )
热度 ( 4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