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Verdant(4)

本章完结。BE预警。

不谈人生,随便看看,随便写写,写完这个准备老王贺文去了。
hhhh终于写完了心好累。

——————————————————————————

(冬)

当最后一片树叶飘落在院中,微草观所在的山上,一场大雪突然而至。片片雪花飞舞摇曳,落满枝头,以银白装裹这座凋敝的庭院。

斜风刮过,将雪花击打在窗棂上,模糊了屋内人的视线。王杰希盘腿在屋中打坐,屋角的炭炉里几块煤炭被火烤得红亮,红光照亮了狭小的空间,映得他身上绛蓝道袍也有几分红。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王杰希闻声而起,谨慎蹑行至门前,侧耳倾听门外的声音,直到他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股股热气透过纸窗喷薄到他耳畔,激得他浑身一个激灵,这才徐徐打开房门。

方士谦站在门外跺起了脚,重重踩了几步,在厚厚积雪上留下他方靴的印迹,又抖落他眉间几片碎雪,双手抱臂地打着颤,见着王杰希却又笑了出来:“许久不见你,心里记挂得紧,偶然路过,就来看看你。”

王杰希但笑不语,也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只是一手抵住门默默看他。风声呼啸穿堂,两人之间不大不小的空隙里,又有雪花恣肆飞扬,被风卷入屋内。

方士谦到底是撑不住了,率先求饶:“杰希,你再开着门,风怕是要把炭火给吹熄了,我们进去说话。”

王杰希挑了挑眉,一双大小眼看起来更为可爱,并没有拒绝他,转身把他让进屋里。

房内依旧无甚陈设,也无桌椅,方士谦就这样大大咧咧钻到王杰希的床上,用他的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等到一切完备,才抬起头冲一直盯着自己的人略带憨味的笑起来:“微草的冬天还真是冷啊。”

王杰希看着这位不速之客行为如此不羁,一时也不知做何应答,一年光景,这人竟是已经把此地当作寻常家宅,出入自由了。于是他撇开这一茬不答,而问他:“你还记得初春时在微草境内所见闻的么?”

方士谦倒吸了口气,终是开口:“微草的春天很美,溪水很清。”

王杰希向他走近一步,死死盯住他的表情,再问:“还有呢?”

“鸟鸣清脆。我一心游玩,并不知其他,杰希究竟意指何处?”

“你可曾回头看过身后绵长不绝的流亡百姓迁徙跋涉过那溪水,听那辘辘车轮轧过草地,木板嘎吱作响,流民叹息哀号?”

床上的人沉默着,一手死死揪住被子的一角,低着头躲避着身前灼人的目光。

“新旧更替,部分人流离失所,是为了更快迎来新朝的建立,这是难以避免的,王杰希,你要识大局。”

“我不知道天下如何,我只知从前微草无人问津却也能佑一方百姓安存。而今呢,恐怕偌大天下你魏军不能取,更要殃及八方黎民。”

方士谦猛地从床上纵跃下来,亦是死死盯住他的眼睛试图从中看出什么,可是那双璀璨的眼却如一泉深潭,幽寒凄冷,有似窗外冰雪般的寒意与决绝。

“如有一日你我能促膝长谈,而不必如此针锋相对,该有多好。”

方士谦长叹,终是将满腹的气,百转千回,绕成宽恕。等他恢复了平静,才开口对王杰希说。

今当远离,如有缘再见,将携好酒数坛,一醉方休。

他挥袂,素白衣裳与冰雪同色,青丝垂荡飘忽,渐行渐远,再难分辨。

他走的每一步都很用力,仿佛要透过层层积雪把脚印永远印在凹陷不平的青石板上。可疾风骤雪不停,待他走出王杰希的视线,脚印又被新雪所覆盖。

倘若新魏能代替旧朝,方士谦或有重回之日。不过区区一个江湖客,却要置身天子堂,少年心性,说不得嘲讽,只是惹得王杰希一阵苦笑。

天转眼就要黑了,他大力阖门,仿佛要把它永远锁死,旁人再也打不开。砰的一声,过往也就此被砍断。

许多年后,王杰希所收的闭门徒弟高英杰敞开了微草观的大门,新魏的百姓日日上山进观,香火不断。

又是一年隆冬,大雪纷纷,却不再有那样一个白衣男子,急匆匆扣门,跺脚哈气,等着向一位至交道别。

举目四望,唯见白雪覆青山。

评论
热度 ( 3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