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冯卢·你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报社系列,慎点,这可能是lof里第一个冯卢tag?

填志愿填到原地爆炸,去不了北京我就..把这个系列写完。这是前几天写的。

——————————————————————————————

冯宪君在过半百的年岁里一直孑然一身,无妻无儿,还因为电竞比赛的事,在十余年里都天天受气,心惊胆战。他想着,这辈子大概就要这么浑浑噩噩,痛苦地度过了。


直到有一天,蓝雨的喻文州领着训练营的一个新秀,参加了全明星周末。那孩子约莫十三四岁,叽叽喳喳像个小黄少天,满脸的天真烂漫,一双水灵乌黑的大眼睛充满好奇地向四周打量。冯宪君看见这么小的孩子,心里又喜又急,喜是喜他年轻有为,潜力无限,又那么可爱率真,简直想把他当儿子养,急是急他那么早进训练营,家里人管教是不是不严,孩子这么早难道就要荒废学业。


于是整天为联盟的事操心的冯主席,又不免对这孩子上心,时时关注他,为他操碎了心。全明星赛一结束,冯主席就一通电话打到了喻队长那里,顾左右而言他地胡扯了一番,最后终是似不经意地绕到了卢瀚文,那个新秀孩子身上:“喻队长,全明星赛上你们队那个小新人,以后是准备培养成夜雨声烦的接班人吗?”

得到了喻文州肯定的回答,冯主席的一颗心才稍稍得到了平复。


但不久,他就听说这个小新人开始向微草的手速达人刘小别挑战,天天要求pk,剑影步使得也隐隐有盖过黄少天之势。他一面欣喜着孩子的野心与进步,一面又为了这终日的pk有些心烦意乱,他说不出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这会影响两支队伍的队内配合和赛绩吧。可这样的心烦意乱,却比叶修重返联盟,身为叶秋时死也不肯接广告代言,全联盟在网游上围攻君莫笑,更让他煎熬。


心脏脆弱的冯主席吃了越来越多的速效救心丸,可心脏还是一看见小卢的信息就扑腾扑腾地狂跳,仿佛下一刻就要迎来骤停。他觉得这样不行,为了联盟的事业,他必须找卢瀚文谈一谈,劝劝他。


冯主席在下了决定以后,当即亲自订了机票,连夜从帝都启程飞到了广州。当他不期而至的出现在蓝雨集训营的门口,却发现已然到了夏休期的开头。广州的阳光此时尤其毒辣,阵阵灼浪自地表袭来,像要把人冲倒。冯宪君有些肥硕的身体很快就闷出了一层汗,而集训营的门口禁闭,铁栅栏隔开了透明的玻璃门,他什么也看不清,从保安室的茶色窗外望进去,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他有些沮丧,懊恼着自己的武断,吃了闭门羹,只得悻悻离去。转身没走几步路,他却在前面的路口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白体恤黑色牛仔短裤的少年,他身后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轱辘在地上辘辘地响。光凭男孩半露出的后脑勺,冯宪君就笃定了他就是卢瀚文。


他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走到太阳下,走到前行的男孩身旁,按住了他的行李箱,侧过身去,微俯着对男孩说:“卢瀚文是吗,我是喻队长派来送你回家的。”他在行走之际又出了许多汗,低下头时,额头上有显而易见的汗珠凝结。


卢瀚文却凭着冯宪君的秃顶,瞬间记起了这个人的身份,很久以前,黄少天就拉着自己指着冯宪君的照片嘲笑兼吐槽并顺带介绍了他。就是这个人啊,他禁止了语音,不让我的偶像在联赛里说话。原来他是这么真实,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地吆五喝六,会离我这么近,会按住我的行李,会愿意送我回家。


小小的男孩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戳中了泪点,大哭了起来,鸭舌帽随着他的哭泣,也一抖一抖的。冯宪君彻底傻眼了,怎么自己还没开口和他谈人生,这孩子就哭了呢,他在游戏里被虐了那么多次,也还是很坚强的一个人啊。他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从没有安慰过人,更从没有人在他眼前如此放肆地哭过,于是只是凭着直觉,轻轻抚着男孩清瘦的背,轻轻拍打着,然后虚搂住了他的腰。哭累了的男孩找到了依靠,更紧地回抱住他,手环住了他腰间的赘肉,却也紧紧的,不撒手,更往上蹭了蹭。


冯宪君的心在胸腔里前所未有的以飙车的速度狂跳着,他想,这大概是叫做喜欢,才会有的感觉吧。


评论 ( 3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