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方王】山西-为君扶风

题目和正文没有什么关系

王杰希18岁生日快乐,愿方王永远不拆,愿你星途璀璨。

系列贺文,山西。

这只是个南方人,瞎写一通。

大概是方王旅游二三事。

————————————————————————————————

夏休期到了。


王杰希和队里的同期生刚打完一场,摘下耳机,仰头看了眼在头上吱呀慢转的风扇,背上已渗出了一层汗。他决定站起来活动一下,手里拿着一次性的塑料杯,打算到门边上的饮水机前接口水喝。方士谦站在他旁边看着复盘视频,一声不吭地给他让开了一点路。


就在他快要走出方士谦视线的时候,后者突然一把钩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拖到自己身前,另一只手又从裤袋里掏出了两张机票,用漫不经心随口一提的语气说着:“王杰希,咱俩旅游去吧?”

王杰希诧异于他的举动,左边的眉毛高高抬起,眉头又锁成川字,右眼微眯,满脸的不可思议。方士谦看着他搞怪的表情,忍不住大笑起来,又把机票递到他眼前抖了抖,让他看清楚。被钩住脖子的人显然接受不了这个姿势,他整个人的重心不稳,身体向后拗过去,都要倒向方士谦了,于是他趁势推开了方士谦站稳,又乜眼瞟了机票上的目的地,山西太原。

他顿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却又紧接着看到了航班的时间,正是这天的下午,他左右思忖着自己也不急于回家,夏休期伊始去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于是应了下来。


两个人是第一次一起出远门,林杰退役,王杰希出道第一年,并没有给微草带来一个冠军,方士谦还心怀芥蒂,这个时候的一场双人旅行,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可错过的机会。


王杰希回到了宿舍,打开衣柜,半蹲着拿出横放在底下的黑色巨型拉杆箱,又站起来开始挑衣服,后脑勺对着倚在门口的方士谦,问他这次大概去几天。这一年,队内的气氛一直热络不起来,对方士谦时不时的挑刺,王杰希更多的时候是闷头练习,努力做得更好,他们彼此都有些压抑,这情绪难以疏解,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训练中,以期凭借更好的战绩来打破僵局。虽然家在本地,这一年来,王杰希却甚少回家,更少有出门置办衣物的时候,本是最年轻恣意的年纪,该有光鲜的装扮陪衬,衣柜里却除了队服,不见几件新衣。


方士谦看着他的动作,无所事事地坐到自己的床上,一双大长腿前后荡来荡去,许久都没有回答,王杰希从挂着的衣服里好歹扒拉出了几件符合时节的便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他:“发什么愣呢,下午的飞机,你别说你一点计划都没有。”没想到方士谦这下却很干脆地回应了:“是啊,本来还不知道你会不会去,不管了,到那再说,刚放假,爱玩几天玩几天。”听罢,王杰希决定不再搭理他,方士谦大概是又犯浑了,他把自己能想到的都清点了一遍,又不放心地再上网搜了一下旅行必备,最后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指针正指向正午十二点,他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站起来扶正,一只手拉杆,一只手把方士谦拽了起来:“走了,快来不及了,去机场吃午饭吧。”


夏季午后的空气里,可以看到因高温而快速扩散的气体分子在火热的阳光下形成的阵阵热浪,两人好歹在门口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刚打开车门,车内的冷气就扑面而来,给他们焦躁的心情降温。热浪自始至终追随着车,锲而不舍,方士谦回过头望着后窗,有些嘟囔,似乎在抱怨自己怎么忘了带防晒霜,王杰希在旁边听得好笑,却还是从背包里拿出一支递给他,让方士谦好生惊讶。


在机场匆匆忙忙过了安检办了托运以后,两人总算在候机处坐下吃了点东西,方士谦还在埋头和康师傅牛肉面对抗,王杰希却放下了叉子开始搜旅游攻略。上机后的两人总算步调一致,等乘务人员例行致词完了,就齐刷刷戴上了眼罩开始补觉。


那天是个好天气,升到高空平稳运行后,可以看见舷窗外下方洁白的云朵变幻莫测,飞机游弋于层云之间,几束光柱在四方显现。被柔软的云层包裹着,两人似乎都做了个好梦,少年清俊的脸庞上也展露出浅浅的笑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机身开始向下俯冲,空乘人员甜美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把两人从睡梦中唤醒,山西,就要到了。方士谦摘下眼罩,就看见身侧的人眯缝着眼,还有些犯迷糊,眨了几下眼方才彻底睁开,一双明澈的眼睛却还没聚焦,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完全不像平日里板着脸管束他人的队长,真正像个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他的白色上衣,光滑的面料兜不住这一簇光,又反射到他白皙的双颊。两人不经意地对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王杰希终于回神了,就都突然别过头去。


下飞机的时候刚好起了阵风,王杰希抬起头,看到机场外围的天空上,有鸟雀成双掠过,天是纯粹的湛蓝,并没有他想象中因燃煤带来的灰暗,风给燥热的空气带来了一丝凉,吹拂着他们略微汗湿的头发,不远处的跑道上,正有一架飞机在加速起飞,方士谦在前面走着,不时回头看他,催促着他快点跟上。


等拿回了行李,一番波折之后,他们总算在上机前才订下的酒店安置下来。旅行来得仓促,他们图方便,在市区就近找了家快捷酒店,等进了房间,拖了一路的行李箱就立马被方士谦舍弃在门后。快捷酒店比起民宿的一大优势是,楼高,可以清晰地看到城市的远景,他们选了一间朝南的房间,王杰希趿拉着纯棉拖鞋走到窗边上,拉开褐色的窗帘,就看到了傍晚时分的太原城。远处的街道上,街灯陆续亮起,与川流不息的车灯汇聚在一起,汇成数条彩色的虹带,而往上看,是被绯红色的晚霞覆盖的微黯天空,再远一点,又是金光万丈的夕阳。


他维持着一手拉窗帘,一手环腰的姿势向外看,而方士谦突然提议:“晚上咱找个地方看星星吧,今天天气好,肯定特别多。”这显然符合了王杰希的心思,他没有犹豫,当即应了下来。


两人都怕麻烦,也着实有些累了,没有出去找特色小吃,等到了饭点,就晃悠着到了酒店的餐厅凭着餐券吃自助。方士谦在厅里逛来逛去,什么都想吃一点,就什么都拿了一点,等他到餐桌前放下手里七七八八的盘子,颇有些饿虎下山的架势。而王杰希一早坐在桌前,他只盛了一小碗面,几碟家常小菜和一碗白米饭。两人面对面坐着,方士谦意思了一下叫王杰希也动筷,就自己吃了起来,而王杰希试探性地拿起醋瓶往面里倒了几滴,然后把碗推向方士谦,这才泰然自若地开始吃饭。方士谦抬起头夹菜的时候,突然看到眼前多了一碗面,一脸错愕地看了眼对面的人,而对方始终专心吃着自己眼前的三碗小菜,甚至有些一板一眼的感觉,让他终究没能将询问说出口。大概是凭着壮士扼腕的勇气,他把面碗拿到手上,夹起一抄面,看到面条色泽光滑有弹性,有些喜不自禁地吃了进去。


王杰希一直偷偷用眼角余光观察着他,等方士谦把面吃进去在嘴里嚼的时候,他甚至停止了进食,专心等待对方的反应。方士谦果然没让他失望,没吃几口,他就觉得有诈,舌尖牙齿都被醋酸给侵略了,忙不迭地又如数吐了出来:“你小子往面里倒醋了?”王杰希放下筷子,面无愧色,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听说山西人喜欢在面里放醋,就试试。”方士谦这下彻底炸了毛,好歹顾忌着人生地不熟,才没有当即回击他,却是再也没有在吃饭的时候正眼瞧过对方,说上一句话,只是愤愤地把盘里的东西一扫而空。


两人吃罢饭,慢腾腾走出了餐厅,方士谦显然是饭吃得太猛,有些撑着了,走路的时候有点迟钝,倒是一时也发不出脾气。他们走到电梯前面等着,王杰希回头对方士谦说:“出去找个地方看星星?”他的脸上带着笑意,更让方士谦觉得他是故意整自己的,但他摸了摸自己略鼓起来的肚子,还是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陪王杰希出去散步消食。


他们没走多远,就在酒店后面找到了一块很大的空地,酒店的位置离机场更近,附近的建筑并不密集,只是稀疏分布,住宅和商店的灯光零星的亮着,近处的光竟不及天上的繁星闪耀。星辰点点,把漆黑的夜空镶嵌上明亮的钻石,间或一闪的星光,越过千万光年,几个世纪传达到这两人的眼中。方士谦转过头,就看到与自己并肩的少年如何痴迷地望向星空,他的眼里,是如何倒映着满天繁星。


王杰希就这样望着璀璨的星河,自然而然地开口:“方士谦,我们一起努力,干倒叶秋,给微草一个冠军吧!”方士谦转过头,看向王杰希所看着的那片星空,长吁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一个哪里够?要很多很多个,像这些星星那么多,数都数不完的冠军!”两人同时望向对方,确认彼此眼中坚定决绝的豪情壮志,然后开怀大笑。星空下的两个少年,在这时,终于借助共同的信念,打破了隔阂,真正进行交流。


End.


【说好的写山西,但是..自己不是山西人,山西小伙伴也没有说什么特殊的。那大概这就是个为了确认彼此心意(?)不远千里跑到山西的故事吧。之后其实还有些剧情,但是再写下去我肯定赶不及了,一个急刹车就在这了。有缘再写吧。吾王生日快乐,你终于18岁了,好激动QAQ谦谦给你,冠军给你,什么都给你。】


评论
热度 ( 11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