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方王】借花献佛3

时隔半年的更新。前文很矫情就不提了。
失忆梗,伪民国
军官方与王大夫
前情回顾大概是这样:失忆方对老王有顾忌却还是把他接到身边住,两人都有点暗搓搓的小动作..没了。

回忆里画风突变。
——————————————————————————————————

回到府里已是后半夜了,正门前两盏大灯笼照得明晃晃,门下却不再有人站着,都已经回房休息了。王杰希在车里裹着披风也一直瑟瑟发抖,眼睛时睁时闭,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很是煎熬的样子。方士谦停了车,风雪便很快覆上了车头,他打开车门,把王杰希搀下来,极力搂着他,一起走进府里。门稍稍推开,近处一间房突然就亮了灯,很快就有人匆匆忙忙开门小步跑出来,穿着妥帖而非睡衣,一溜烟迎了上来,来人眼尖,一眼就觉出王杰希步态沉重,便赶忙到边上扶着,又低声对方士谦说到:“少爷,我去叫医生过来。”
方士谦点点头,一手还搂着王杰希,只是叫来人快些去,站在原地换了个姿势,把王杰希锁在自己怀里,大半身都挡在他前面,试图遮一遮西北吹来的狂风大雪,亦步亦趋带着他回到白日里见面的房间。

等医生到了,王杰希已经躺在床上睡过去了,身上盖了三层棉被,屋里本就生了火,倒让来人觉得他怕是被热晕的。方士谦站在床前三步之外,端详着眼前人的睡容,比白日里看得更加肆无忌惮,仿佛要把人的模样刻下来,再看破他的所思所想,但无端的,他脑海里却总浮现出王杰希白天看着他时所露出的那双深邃悲悯又坚定不移的眼。不用细想,他又很快记起这人的左眼格外大一些,便突然有些想笑。但现在,这双眼的主人却静静地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闭着眼睡觉的模样,与旁人无异。来的医生是个洋人,金发蓝眼的高挑个子,在床前来来回回忙碌着,许斌陪在他身后给他打下手,末了洋人转身告诉方士谦,王杰希大概是受凉又因着连日劳累过度,感了风寒。

许斌送走了医生,屋里只剩他们两人,先前为着医生检查方便,方士谦拉亮了电灯,现下医生走了,他便只点了一盏煤油灯,放在窗前供桌上,借着依稀光亮审视眼前的人。睡梦里的王杰希微抿起下唇,又紧闭着眼,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让他有些在意。

王杰希梦见的,是他们的初见。

那一天秋风飒爽,微草堂的大院内黄叶满枝摇晃,发出簌簌的声响。林杰的脚步声混杂在风声里,自远而近。他走过街上的青石板路,跨过药堂的红漆门槛,就快要走下回廊了,正对着院门的一间屋子忽然开了门,走出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先生,穿着蓝边白袍,手上还攥着一本药经,一手别在身后,侧着身正准备关门。林杰突然出声叫住了这少年:“士谦,我今天给你找了个伴。”

说着,自他身后走出一个七八岁的男童,他走起路来并不发出任何声响,像是踩在云端,却又是规规矩矩地迈着步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男童穿着一袭青衫,已然是药堂中人的打扮,他伸出粉嫩的手,毕恭毕敬地向那少年作揖:“王杰希,见过方师兄。”

少年见了眼前这一大一小,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厌烦恼怒,又不好表露出来,只是别扭地转过身来,冲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迅速关上门走到后堂去了。男童有些纳闷,想着自己是哪里出了错,又不敢问林杰,只是眼巴巴望着少年走开,抿紧了嘴唇。林杰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发,本以为先前成天在药堂里上窜下跳的少年应该高兴终于有玩伴了,却没想到他这般冷漠淡然,只好轻声安慰着男童,领着他先熟悉一下药堂。

另一头,方士谦一边走一边还在暗想着,自己是哪里做得不够好,让林杰想要再收一个徒弟和自己争宠,但转念一想,他自小跟着林杰,又聪明伶俐,哪是一个新来的小孩子能比得上的,就又放下心了。于是他心情又瞬间转晴,喜滋滋地去找邓复升拿药材配方了。临了他没忍住,在准备回房的时候又对邓复升说了一句:“师傅今天领了个小娃娃回来。”却没想到邓复升在药阁里头也不抬,回了他一句:“我早知道了。”

这下方士谦把这一切都视为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为的就是齐心协力把自己堂主麾下第一大弟子的宝座给抢走,他心中一寒,颇有些悲切地打算午间少吃两个鸡腿以表抗议。

待到中午坐下吃饭的时候,果不其然,林杰让王杰希坐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一直给他布菜,都不曾抬眼看过坐在一边闷头吃饭的自己,让方士谦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越吃越味同嚼蜡,食之无味,终是拿着筷子对着鸡腿发愣。他觉得今天的鸡腿格外色泽鲜亮,越看越饿,越看越想扑上去咬几口。自此,他打定了主意,誓死捍卫自己大弟子的地位。

一直安静吃饭的王杰希终于把碗里的最后一颗饭粒吃完了,他拿起帕子擦了擦嘴,然后终于怯怯地问了一句:“方师兄怎么不吃菜?”两只眼睛是乌黑水灵发着光的,一脸期待着看着方士谦。方士谦觉得很奇怪,想着还不是因为你,却又不好说出来,只能忍着。林杰这时突然说话了:“士谦,你平时不是最爱吃鸡腿吗?怎么今天碰都没碰。来,我给你夹一只尝尝。”说着,还没等方士谦开口拒绝,一只肥美鲜嫩的鸡腿就放到了他碗里,近到连里面的肉丝都看得清,他想着,哪有放在碗里还不吃的道理,本着粒粒皆辛苦的原则,他欣喜地开吃了。

一旁坐着的邓复升已经吃下了第三只鸡腿,对着王杰希说到:“没想到王师弟小小年纪,厨艺就这么好,说句要被打的话,李叔可从来没烧过这么好吃的鸡腿。”方士谦觉得心有点痛,完了,敌人太强大,太狡猾,竟然在自己最心爱的鸡腿里下绊子,自己一世英名,栽了栽了。

评论
热度 ( 14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