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方王】天桥爱情故事1

    就是觉得…好久没写方王了,一定要逼自己写点东西出来。我试试能不能改变一下自己的格式和之前莫名其妙的文风……
——————————————————————————
    天气转凉了,这天方士谦和同事刚办完一个难缠的案子,终于可以开始美好的假期生活,几个老爷们不禁有些兴奋,吆喝着一起下馆子,再喝点酒暖和暖和。

    他就是在这种酒足饭饱又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状态下,挥别了饭友,迎着瑟瑟西风,独自晃悠上了天桥,还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

     彼时桥下车辆川流不息,灯火如昼,而天桥上却少有人至,除去车辆飞驰的声音,甚至可以说是鸦雀无声了。方士谦裹着一条白绿相间的围巾,堪堪露出半张脸,斜眼看着身前摆了个小摊还戴着墨镜的半仙道人,只待那生意人主动开口,再消遣一番。

     果不其然,那坐在摊前小板凳上的墨镜道人见他停下脚步,立刻站起来,拍拍衣袖,试图显出他仙风道骨的英姿,又压低了声故作神秘地向他伸出手:“这位道友,相见即是有缘,看你驻足于此,想必你心中也有疑惑待解,不如让贫道为你算上一卦,不知你意下如何?”

    方士谦〔秉持着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闲着也是闲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不是这样)〕起初只是想在天桥上吹吹风散散酒气,却不想这个年代还有这么老套的营销手段,也突然来了兴致:“大师好眼力,我确实心有一疑惑久久挥之不去,还请大师相助!”

    却见那道士猛一拍大腿,发出清脆的声响,用相见恨晚的语气恳切地对他说:“难得啊!这位道友,你无需多言,今天这一卦,老道我免费给你算!说吧,你要算星座还是运势还是双色球?”

    方士谦忍不住腹诽,怕不是真的遇上神经错乱和自己一样发酒疯的了,但又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想在天桥上多待一会儿,不如看看这假道士会玩出什么花样:“高人!大师!您真连双色球开什么号码都能算吗?”

    道士搓了搓手,嘿嘿一笑:“要是能,我何至于到天桥上摆摊?不过是多喊几个,充充场面罢了。不过您可别小瞧我老道,平常命数我还是算的起的。”

    方士谦躲在围巾的掩饰后面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合计这老道士一句话都不能信,索性自己也胡诌了起来:“我也不为难您算这个,我今天就想问问我这姻缘。按理说我长得这么玉树临风,二环有房,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脾气又好又有女人缘,没道理至今还没有女朋友啊。”

    道士静静听着他这一番真假参半的话,末了提了墨镜,露出一双明亮锐利的眼不显山不露水地仔细看了他一眼,才让方士谦觉出眼前人的年龄也并没有很大,应是自己的同龄人,更加不在意了起来。

    “那不是因为您一直没有遇见有缘人嘛?再者说,您好的也不是这一口不是吗?今儿您算来着了,给您介绍一顶好的,我左边一直背对着我们那位,错不了。”

    道士搁下墨镜,对他咧嘴笑起来,倒真让人讨厌不起来,方士谦暗觉自己被摆了一道,却也不好说什么,也只得对他点头道声谢,人说到这个份上,自己再不做点什么,怕不是认了怂,何况自己喝了酒,哪有怕出丑的理。

    他解下围巾,露出自己的脸,寒风突然沿着领口灌进身体里,让他陡然清醒了不少。他望向道士所说的那个人。那人面对着灯光,背影望去身姿高拔出挑,发型也不张扬,在昏黄的光线下更显得人柔和而俊逸,仿佛还挺对自己这口的。

    在离那人三步之外的地方,方士谦站定了,酒本就没喝多少,不至于迷醉,再往下不知会发生什么,可都是他自己决意要做的事了,虽然表面可以用喝酒推脱搪塞,但自己心里得揣得明白。可能是色令智昏,也可能是案子解决让他实在是有些飘飘然,最终他听到自己口中清晰地说出这一句:“晚上好,你也一个人来天桥吹风吗?”

    说不清是因为那人突然的转身,还是他露出的脸,抑或是自己的脸皮变薄了,酒劲突然上来了,方士谦感到自己的脸明显变热了起来。因为这一切都几乎是瞬间发生的。方士谦话音刚落,那人就转过身来,即使背着光,方士谦也能看到他眼里的熠熠星光,能看清他清隽的脸庞,更不用提那如在耳畔的低吟:“不,我是在等你。”

TBC!!
12点了,我明早还要上计算机课,哭泣。
道士可以当做王也……我不管,嗑方王的同时让我舔一下他π_π

评论
热度 ( 10 )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