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王吹,王杰希王也王耀

【王也】人生如逆旅

就一些积压了很久的对老王的见解,自觉有很多偏颇之处,望大家不吝赐教,有些地方有些一笔带过,最后不知道为啥感觉也青贼好()



王也出身富贵,半道出家,沾得人间少许富贵傲气,又为经传道义熏染得出世脱俗,却也因此保留着少年心性,纯善天真。就像在北京时遇上二佬对付他家里人的事,他只能消极抵抗,很难主动出击解决问题。

他借着罗天大醮的机缘入世,离开武当,为了维护老天师的声誉,为了给张楚岚提供一个选择。身为术士,身处于世外,料知世上变故,就此赴一趟世间,勉力一试,身搅于湍流中。正如他所说,最钦佩诸葛亮,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使知道罗天大醮于自己百害而无一利,他依然来了。因为他是术士,他算到了这一变故,便要担起他的责任来。

再则,其实在山上,掌握了风后奇门的他,又岂知山下异人界的暗潮汹涌,多少总有些以为自己有能力保全自己,所以才会在二佬对他家人下手时感到惊慌失措。

说他天真,因为张楚岚独身在世上闯荡十余年,工于心计,事事能往最利于自己的一方去想去做,在碧游村也毫不犹豫地利用王也。他入世至今,碧游村逃难时露死门,围剿碧游村时又一死门,但凡诸葛青一时包含祸心未能坚守本性,但凡与他相较之人还有些微末伎俩可使,他未必能存活至今。王也所倚仗的,一是他自身本事,这是他对自己的自信和充分认识,二是他身后的人,这便是他的天真。原著中还缺少他学习掌握风后奇门的片段,难以得知他是一帆风顺或是历尽坎坷呕心沥血才得以学会,但据北京篇时他和老青的对话,他不过是比旁人命好一些,想来学风后时也未曾如何特别艰辛,修行之路无不苦,但他自然也难以真切理解诸葛青对八奇技的艳羡以至于成了心魔。直到对上马仙洪他分身乏术,生死只在诸葛青的一念之间时,他才有所惊觉吧。

他来这世上,总归活得太顺风顺水,无需惦记明日三餐住宿,武当上自是另一个世外桃源,未曾真正看过人间,下山仍可同他爸扯皮空手套白狼,辅助完成年少时友人的梦想。

他活得太敞亮,行的是人间正道,只是行走在朗朗乾坤日照下,身上的阳光总缺少些真实感。他看到了张楚岚是如何对付二佬派来的宵小无赖,于是知道自己缺少了什么。他始终是按自己理想中的状态去生活处事,什么都遵照大道正义,可以大义灭亲,也可以不顾自己安危冲身向前去打破马仙洪的防线,不需要感谢,不需要指示,而自发自觉的当做自己应做之事去做,认为自己所做皆是理所应当,他不去罗天大醮亦没人会怪他,但他却非去不可,非要搅局。他自然把自己当做规范者,借窥天机,而努力想使局面尽可能向好一些的方向发展,虽然杀了张楚岚是最轻松的解决方式,但他亦不会去伤害一个无罪的人。甚至对马仙洪,明知这人是个大麻烦,依然要在最后劝阻一番,苦口婆心,都是尽力而为。

王也以一颗慈悲之心入世,他通透观察着人间百味,想努力融入他们,却依旧疏远着独自修行,独自去做自己觉得应做之事。他知道众人心底的纠结,却看破不说破,其实说破又当如何,他在山上数年,嘴上看似热络,心里却未必知道该如何做,有些劫数他无能为力,隔岸观火也好过火上浇油,老青心魔时,他远离而不打扰,总比天天心无芥蒂在他眼前晃要强。

他同张楚岚无法同行,两人所求不同,心性又大不同,他自己并无执念,于他而言人生不过一场修行,而张楚岚则执着于真相,也执着于保护冯宝宝,甚至为此不惜利用他人,不断贬低自己的形象。他无法归武当,身怀风后奇门的他只会给武当添麻烦,亦不是他入世修行的去处。他无法归家,那个家同千万百姓家一般狗血,他爸也不希望他掺和异人的事。他所能同行者,或是诸葛青张灵玉等人,而天南地北,各有机缘。

不是不能同行,而是他当惯了局外人,窥见了太多天机,其中利害难辨,不若独行的机动性大,来得自由,也来得落寞。

他不过孑然一身,独行人世,或许以身殉道,才是最完满结局。


我一直觉得也总是很孤独的一个人,好像只有老青可以和他有一点术士之间的惺惺相惜,但从前老青有心结,而今两人分别两地。也总始终是孤独地行走在他的正道上,奔波在局中。

评论 ( 6 )
热度 ( 128 )
  1. 商山想吃烤包子方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老王的腿毛
    分析得好棒! 方椹:
  2. 留白商山想吃烤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