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椹

方王方 一眼万年

一个小片段 来自一个乱七八糟的设定
虽然是方王但草稿只写完了前传 互动都没怎么开始。
*此片段无老王出没
然后导致自己觉得林(杰)方(士谦)也莫名很带感...

除夕快乐

*除夕投毒计划

   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方家小少爷只顾调皮捣蛋,却未料得那一年战争倏然而至,昔日冰封的雪域被炮弹轰炸得不复平静。千年积雪塑就的冰峰四处遗留着灰黑而大小不一的弹坑,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气味。玩伴四散流离,房屋沦为废墟。彼时年幼的方士谦呆愣地杵在雪地里,任凭眼前流弹肆意横飞也不去躲闪,被忠心的老仆护住,看他身上汩汩的热血流出,鲜红的色泽染透藏青绒袄。

    最后他依稀记得,是母亲温柔的声音带着惊惶,用那从来只是拥抱他的手推着他赶着他离开他生活了十数年的北地。他从此无父无母无家无故乡。

    他远远跟在林家浩荡的随行队伍里,沿路的流民们不断汇入这支南下的队伍,使他渐渐敢于拉近与仪仗队的距离。林家家主敦厚爱民,到处施与口粮和御寒衣物,可他却救不了北地那座亡城中的任何人或物,满腔的恨意无处发泄,抿紧了泛白的唇,他咬牙跟上。至少要活下去。活着总有希望。

    近了都城,城门口的排查陡然严密起来,告示上白底黑字赫然写着,非本邦人不得入内。方士谦看了眼身上穿的衣服,是母亲临行时叮嘱他带上的林家家仆装束,他混在队列里,好歹总算进了都城。然而他决计无法再进林府。那些天正值隆冬,大雪纷扬了数日,他踩下去都是雪,踩不到硬实的地面,人像浮在泡沫上。落单在外,又穿着林家的衣服,他知道自己在街上扎眼得很,可一路风尘,饥寒交迫,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去顾虑这些了。畏缩在积雪的石阶上,他迷迷糊糊,就要倒下了。

   恍惚中,有人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掸去他肩上雪,他睁开眼,有一个模糊的人影蹲了下来。待他双目聚焦恢复了清明,才看清眼前人就是那数日来被人传颂的林家家主,林杰。来人蹲下身后,正与他视线齐平,露出毡帽下温和舒朗的笑意,并未多加考究,他把帽子摘下戴到落魄的少年头上,仔细遮住他冻得发紫的双耳。

“外面冷得很,跟我回家吧。”

投毒完毕,谢谢食用方王文中的泥石流。

评论

© 方椹 | Powered by LOFTER